<track id="tohif"></track>

<object id="tohif"><strong id="tohif"></strong></object><tr id="tohif"></tr>
    1. <table id="tohif"><ruby id="tohif"></ruby></table>
      1. <p id="tohif"></p><track id="tohif"></track>
        <acronym id="tohif"><label id="tohif"></label></acronym><track id="tohif"></track>

        光伏領跑者進階戰——不再變臉

        • 2018-10-16
        • 10366

        隨著無補貼項目時代的迫近,光伏領跑者將成為常態,下一步需要做的更多的可能是明確邊界條件并嚴格執行。

        落榜者失意,中榜者卻也高興不起來,代表著太陽能光伏產業最高發展水平的光伏領跑者每年一屆,但金榜題名往往只是困難的開始,后續的變化才真正考驗著中榜的企業。

        光伏領跑者的本意是促進先進光伏技術產品應用和產業升級,競價上網的模式也讓玩家開始對每一個游戲規則“斤斤計較”,力圖在保證收益的前提下以盡可能低的電價中標項目。同樣,國家為了早日實現光伏的平價上網,也要求光伏領跑者基地降低項目的土地、稅費等非技術成本,其他的邊界條件也會提前規定好。

        但是,萬人矚目的光伏領跑者卻頻頻上演招標前后“變臉”的戲碼,玩家興致勃勃地進場,卻發現游戲規則發生了變化。在已經開展的三批光伏示范基地項目中,土地、稅費等非技術成本的不減反增頻頻讓中標者束手無策。

        誠然,光伏領跑者不僅要在技術、成本上領跑,更要在承諾上做到領跑,不論是中標的企業,還是領跑者基地,都要遵守游戲的規則。

        壹丨白城之后

        4月28日,吉林白城光伏發電應用領跑基地正式開啟動工,是第三批光伏領跑者基地中最先開工的基地,較《競爭優選方案》中6月30日前開工的要求提前了兩個月。“目前白城基地全部項目已具備建設條件,進入施工階段,計劃10月31日之前并網投產運行。”白城市能源辦主任張曉波曾表示。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白城基地之所以進展順利,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各方面的條件都沒有太大的變化,與招標時的情況比較吻合,所以推進比較快。

        土地方面,在方案中,白城基地的承諾是:基地土地將按照流轉方式供投資企業使用,租用未利用地每年200元/畝,升壓站、辦公設施等永久建設用地,依法辦理土地征收和專用手續。在開工建設階段,白城依然保持著200元/畝的價格,不收取其他相關的土地稅費。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基地都如白城基地般順暢,也有一些基地由于在土地、外線送出等方面費用的變化,推進過程并不順利,甚至于超出方案中提出的開工日期。

        三批光伏領跑者以來,招標前后外部條件的變化無疑是所有中標者的煩惱。

        按照國家能源局在2017年發布的《關于推進光伏發電“領跑者”計劃實施和2017年領跑基地建設有關要求的通知》,對于土地類型和稅費做出了詳細的要求,盡可能多地降低土地使用的成本。

        此外,對于接入系統建設則明文要求:基地所在地省級電網企業應負責投資建設基地的電力送出工程,至少應承諾投資建設基地配套的匯集站及以上輸電線路,承諾投資建設基地各項目升壓站之外全部電力送出工程的優先。在基地所在地政府與電網企業約定在一定期限內由電網企業回購電力送出工程資產的前提下,地方政府可采取其他方式統一建設接網及匯集站等電力送出工程,但不得由基地內項目投資企業分攤工程費用。

        但是,事實上,中標企業在進場之后一方面在土地上面預算增加,另一方面參與送出線路建設的情況也較為常見。

        “在投標階段,按照規劃,土地的費用預算為兩百萬,但是實際實施起來經過測算卻高達兩千多萬,前后相差的還是非常大的。”在一次光伏領跑者交流會上,一位中標企業工程負責人感慨道。

        而在青海德令哈、格爾木兩個領跑者基地,也有消息稱基地要求投資企業簽署《光伏發電“領跑者”應用示范基地電網送出及公共基礎設施共建工程建設協議書》,其中建設內容包括330kV變電站擴建工程、110kV升壓站及配套工程、新建110kV線路以及光伏發電站前期咨詢。如果消息屬實,那么企業將要均攤外線工程費用。

        其實,在第三批光伏領跑者基地前期準備及招投標階段,就出現過一些問題,國家能源局也予以了緊急糾偏。

        3月17日,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發出通知,在確認格爾木、德令哈領跑基地是否按省政府相關文件征收城鎮土地使用稅政策、明確能否落實基地申報相關承諾之前,暫停兩基地企業競爭優選等工作,相關申報材料依法依規予以封存。

        3月27日,國家能源局綜合司發布《關于山西光伏發電領跑基地建設有關事項的通知》,暫停第三批光伏領跑者大同二期應用領跑基地的企業競爭優選等工作,并對該基地3月24日公示內容不予認可。

        不難看出,國家對于光伏領跑者的要求愈發嚴格,力求公平公開公正,暗箱操作、收取不合理費用等違背國家初衷的行為將受到愈發嚴厲的懲罰。

        貳丨央企的優勢和顧慮

        隨著光伏領跑者的持續推進,央企漸漸成為最大的贏家,國家電力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下簡稱“國家電投”)、中國廣核集團新能源板塊(下簡稱“中廣核新能源板塊”)以及中國三峽新能源公司(下簡稱“三峽新能源”)等企業在幾批光伏領跑者中表現都很搶眼。

        但是一方面,央企的優勢十分明顯,尤其是在業績、資金等方面,另一方面邊界條件的不確定性卻成為其不可忽視的顧慮。

        資料顯示,在第三批光伏領跑者中,國家電投中標項目164.5萬千瓦,同為央企的中廣核新能源板塊和三峽新能源分別中標項目80萬千瓦和85萬千瓦的光伏,三家企業合計占整個市場份額50.69%。

        “國家電投在整個光伏發電產業板塊中的長期積累是一個關鍵的因素,做到了全球第一的規模,有最好的業績。同時,國家電投形成了一個獨有的科技創新體系,使造價大幅下降,特別是光伏發電的集成創新理念,能夠提高電站的整體效率,從而降低度電成本。進行業務的前期評估和競標階段,我們會協調整個集團的相關部門,包括基地所在區域的二級單位,實現資源的最優配置。”國家電投水電與新能源部總經理李樹雷對記者說。

        李樹雷還介紹說:“國家電投對每一個光伏領跑者基地,都會對地方的政策、土地資源狀況、當地的社會環境等做充分地調研,做到知己知彼。在保證報價優勢的同時,確立一個合理的收益水平。然后技術方案要做到最優,在投標之前我們就鎖定各方面的因素,比如光伏組件和支架,控制這些最先進的元素。”

        據了解,國家電投中標的項目,預計在2018年9月底至12月底之間陸續并網投運。目前,江蘇、內蒙古、吉林、山西等項目已經開工建設,其余項目也已進入施工準備階段。

        但是,國家電投項目推進的整個過程中也遇到了項目用地和送出工程上的困難。部分項目用地與招標文件的差距較大,土地性質不明確,需要另行落實可以使用的土地,個別項目突然調整了征地用地租金標準,增加了項目推進難度;送出工程方面,部分項目的送出工程建設進度也影響項目推進。

        值得慶幸的是,記者從國家電投方面了解到,通過國家能源局、地方政府、國家電網、投資企業等多方協調,共同努力,以上問題已經逐步得到解決。

        而作為在格爾木基地投出最低價的三峽新能源,對于光伏領跑者也有自己的見解。三峽新能源計劃發展部主任劉姿對記者表示:

        “我們并沒有極力追求低價,而是進行合理市場競爭,包括渭南基地,中標的價格都偏高。青海格爾木基地的項目之所以投出了最低價,是因為我們認為這是最合適平價上網的一個基地。”

        誠然,格爾木基地的資源條件可謂絕佳,支架不需要架高,不使用跟蹤支架的情況下發電小時數是1900小時,使用跟蹤支架,并使用雙面組件則能達到2200小時的發電量,即便考慮10%的限電,在投出的電價情況下也能達到收益水平要求。而土地是零地價、零稅費,招標文件里承諾的所有的送出費用也都是由電網承擔。

        但是這些都是建立在邊界條件能夠真正落實的前提下,如果頻繁發生土地、稅費上的變化,那么對于央企來說將是難以承受的變化。同樣,對于資源條件并不是很好地基地項目,也有企業稱不傾向于報低價的原因是考慮了后期的種種邊界條件的變化給收益帶來的影響。

        劉姿告訴記者:

        “三峽新能源對于光伏領跑者項目是按常規項目進行競標的,并沒有降低收益水平,任意調整一個條件,都可能導致項目不能滿足集團公司的要求。”

        “光伏項目的盈虧決定于前期的投入情況,所以我們也講出生決定一生。”中廣核新能源板塊投資并購部總經理張超群對記者表示。

        叁丨下一步領跑

        2018年下半年,根據“531新政”中的規定,第四批光伏領跑者會適時啟動。且按照國家能源局下發的《關于推進光伏發電“領跑者”計劃實施和2017年領跑基地建設有關要求的通知》要求,第三批領跑者會有獎勵的額度,2017年剩余規模作為激勵機制預留規模,根據評估情況對按要求按期并網發電、驗收合格且優選確定的電價較光伏發電標桿電價降幅最大的3個基地增加等量規模接續用于應用領跑基地建設。

        “531新政”后,光伏市場萎縮,光伏領跑者已然成為最后的規模發展市場。雖然目前分布式光伏正在加速發展,但是一定程度上相對分散,規模化對成本的下降空間仍然很明顯,比如說配套的升壓站,包括施工方的成本都會因規模化而大大降低。整個集中管控,以及運維管理成本都會降低。

        經過幾批光伏領跑者之后,所有的玩家已經習慣了競價的游戲規則,且隨著無補貼項目時代的迫近,光伏領跑者將成為常態,下一步需要做的更多的可能是邊界條件的明確和嚴格執行。

        張超群告訴記者:“實際上光伏和風電項目后續在某些地區可以實現或者接近平價上網。現在公布的基地價格已經非常接近,發電側基本可以做到。但是價格降下來,還是需要一定的規模,因為平價上網還是要借助規模效應。在一些合適的區域,只要符合環保,電網規劃,市場化的項目不應該受到限制,現在還是有一定的限制。”

        對于下一步領跑者的發展期望,更加地公正,真正履行各自的承諾無疑仍然是最大的訴求。

        推進法制化,運用法律給光伏行業保駕護航,明確項目建設的邊界條件,并嚴格執行。規范電網企業,還有地方政府的行為,嚴格執行光伏預警的機制,保障性收購辦法,履行消納的責任。在招投標時承諾的送出線路、升壓站的建設運維,應該按照承諾來實施,不能說變就變。

        同時要嚴格限制交易的價格和電量的隨意調整,因為如果價格過低或者市場化交易電量過多,在補貼不變、標桿電價降低的情況下就相當于變相的降低了電價,收益就會受到很大的影響。而對于電費結算不及時的問題,還是應該以當時約定的條件盡快進行結算,不能拖欠太長時間。

        據記者了解,第二批光伏領跑者濟寧的項目就已經出現了相應的問題,地方政府對企業征收土地使用稅了,否則對于沒并網的項目采取不予并網的手段,甚至于封賬號。

        劉姿告訴記者:“能源局對領跑者項目要求很嚴格,明確提出優選文件中確定的責任義務不能隨意調整,并進行相應監管,增強了我們對項目的信心,我們也相信地方政府會遵守招標文件的承諾,維護良好的投資環境,不會單方面更改條件,導致被責罰。”

        國家電投方面則建議:光伏領跑者要做好項目前期規劃設計,項目招標前落實土地的性質,周邊環境保護區的邊界,制定詳細的送出方案。招標后嚴格按照前期規劃設計執行,確保項目順利實施。

        此外,各方還要共同努力減少非技術因素對項目的影響。在項目招標前規范土地使用費用和其他費用的收費標準,為充分競爭創造良好的營商環境。

        同三峽新能源一樣,國家電投也提出要加強閉環監管,建立領跑者項目監管體系。加強領跑者項目后續的評估和監管,對投資方的項目運營建立全周期的動態監管體系;對地方政府,要明確相關責任,建立監督機制。

        最新公告

        聯系我們

        • 山東省煙臺市經濟技術開發區大季家工業園成都大街48號
        • 銷售電話:0535-6977329 0535-6979829
        • 人力資源電話:0535-6979825
        • yxy@ytgemchem.com

        互動平臺

        • 微信公眾號
        • 微信小程序

        版權所有:煙臺九目化學股份有限公司  魯公網安備 37069302000357 ICP備案號:魯ICP備11008783號  技術支持:龍采科技

        国产精品无码制服丝袜
        <track id="tohif"></track>

        <object id="tohif"><strong id="tohif"></strong></object><tr id="tohif"></tr>
          1. <table id="tohif"><ruby id="tohif"></ruby></table>
            1. <p id="tohif"></p><track id="tohif"></track>
              <acronym id="tohif"><label id="tohif"></label></acronym><track id="tohif"></track>